2019-06-13
评论:大家都争夺存款 银行不能当资金贩子

当然从去年开始实施的资管新政,对于资金空转的现象的治理是非常有效的,这直接导致了互联网平台P2P在资金端被卡,而几个以所谓互联网银行立身的民营银行,他们定位于不设一间实体网点,在负债来源方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从去年以来也开始自己在负债端进行了各种努力。

银行在这里其实是一个资金二道贩子的角色,资金在层层转借中成本在提高,风险在增加。最近几年监管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是进展比较缓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资金的供给和需求之间出现了错配,商业银行一方面尽职调查和风险控制能力不足,找不到资金的需求方;能找到需求需求方的又没有资金,后者就是互联网金融平台以及网络民营银行等。

这也就不难理解因保监会1月14日晚间发布的通知要求农村商业银行应确立与所在地域经济总量和产业特点相适应的发展方向、战略定位和经营重点,专注服务本地、服务县域、服务社区,专注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严格审慎开展综合化和跨区域经营,原则上机构不出县(区)、业务不跨县(区)。应专注服务本地,下沉服务重心,当年新增可贷资金应主要用于当地。

这个通知,对于最近几年的同业创新再次进行限制,催促农商行回归本源,服务三农,事实上是一个比较切中要害的政策。

这就是说,目前农商行的存款资金并不充裕,由此前的资金融出方,变成了融入方,他们只能大额高息揽储,但关键是这些资金有没有用到农业农村农户领域,是不是借贷给了房地产等高收益资产。如果真正的把农户的储蓄用于三农的贷款,事实上就不会出现这种资金供给和资金需求不能对接的问题,也不会出现农商银行高息揽储。

商业银行的本职工作是做投资或者信贷,最近几年随着同业创新的发展,银行的功能出现了严重的异化。

这个政策一旦推出就受到市场热捧,但是由于其资产配置还在信托一侧,存在一定的风险,由于监管窗口指导,个别民营银行叫停了该产品,但是大多数民营银行还在销售,导致存款人的热捧,有些银行甚至早早出现“已售磬”,这其实已经出现了类似余额宝的限购模式。

冉学东(华夏时报主编)

比如各家民营银行都推出了智能存款,其最大的特点是提前支取而不按照活期计息,同时选择实际存期内最大化的定期存款利率靠档计息。其年化收益率高达4%、当日起息、实时到账。其最低档利率还甚至高于一般银行的普通定期存款。例如5年期智能存款,当在2年零10个月时支取,则按2年定期存款利率计息。因此,智能存款具有活期的便利,又有定期存款的收益。

商业银行如果拿到客户的资金不去做投资或者贷款,而是再借贷给别的金融机构去购买更高收益理财的理财产品或者去贷款投资等,这些行为初看起来似乎是自主经营行为,但是危害甚大。

(原标题:大家都争夺存款,银行不能当资金贩子)

大家都争夺存款,银行不能当资金贩子

即使如此,商业银行的同业业务仍然规模很大,有媒体报道,1月2日以来,多家农商行发行了2019年首期个人大额存单,小编不完全统计,截至3日发稿,至少19家农商行发行了总规模达113亿元的大额存单。从目前农商行发行的2019年首期大额存单来看,三个月期的利率集中在1.705%,六个月期利率集中在2.015%,一年期利率集中在2.325%,两年期利率集中在3.255%,三年期多为4.2625%。大部分农商行的大额存单,都比同期限存款的基准利率高出55%。

大行、农商行还包括一些城市商业银行等由于网点较多,吸收大量存款,由于贷款需求不足,预期风险较高,或者由于自身资产配置能力差,将自己的存款拆借给其他金融机构一些民营银行如网商银行、微众银行等、还包括一些P2P公司等等,而这些机构才可能将贷款贷给实体企业,或者他们进行委外等操作。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大行或者农商行在拆借给同业存款费用,其他同业在放款时,成本必然抬高,他们的贷款利率必须跟上去,这就无形中抬高了贷款利率,这事实上从根本上抬高了中小企业的贷款成本,是中小企业贷款难贷款贵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